返回

情起难寻,伴你始终姚映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执念|(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市郊别墅。

    “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轻微脑震荡而已。”苏掣看了一眼点滴的速度,抬手调了调,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床尾的男人,一起从客卧里出来。

    走到客厅,苏掣就似笑非笑开口:“啧,这么多年你终于近女色了,不容易啊。”

    席远辰在沙发上坐下来,目光落到苏掣身上带着警告:“一个碰瓷的而已。”

    客卧里的那个女人他根本不认识,是今天应酬结束回来的路上撞到的。

    但是苏掣了解席远辰,如果他不感兴趣,人哪怕当着他的面撞死了,他都不会管,可今天他管了,并且还带回了家里。

    “远辰。”苏掣看着席远辰,摸着下巴:“你觉不觉得她长的有点像一个人?”

    “你想说什么?”席远辰语气很冷,面无表情的脸变的凌厉。

    “OK,OK……”苏掣举了一下手,心虚的认输:“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想劝你一句,别太执着,执念太重,死了以后容易变成厉鬼。”

    席远辰看着他,嗤笑:“你还信这个?”

    苏掣整了整外套的领子,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东西,往外走,老神在在的回他:“信则有,晓得吧?”

    客厅里安静下来,席远辰盯着地面不知名的某一点,脑子里闪过很多的念头,良久才从沙发上站起来。

    床上的姚映夕睡的很不安稳,眉头皱着,脸色白的就像纸一样,压在被子上扎着针的手也动了动。

    席远辰在床沿坐下,抬手拧开床头的灯,暖橙色的光晕将她的脸晕染的安宁。他抬手,用指腹描摹着她的五官。鬼使神差的,他俯身在她眼睑下方的那颗泪痣上落下一个吻。

    “安安。”他唤了一声,仿佛用尽了一生一世的深情。

    所谓执念,就是明知道得不到,还永远放不下。而死去的叶安安就是席远辰心底永远的执念。

    席远辰曾经以为,他可能真的再也见不到他的安安了。而今,茫茫人海中,一抬头,他就跟他的安安重新遇见了。

    信则有。

    …………

    清晨,姚映夕醒过来。她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他问她:“你醒了?”

    姚映夕有些发愣,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甚至有一种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的错觉。

    而陌生男人接下去的话却让她很快把那一丝不合时宜的侥幸收起来,她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没有多余的情绪:“谢谢您收留了我,我现在没事了,就不打扰了。”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