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青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保送通知单|(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正在这时,张野终于开口了。https://www.shubaozu.com

    “有人出一千万,让我给顾青山下药,怂恿他对苏雪儿表白。”

    老者轻声吟道:“那个人是谁?”

    张野道:“对方用的是网络匿名账户,我也不知道是谁。”

    这就是真相了。

    可惜的是,线索到这里就彻底断掉。

    老者的表情凝重起来。

    做这件事的人很小心,很警惕。

    这个人胆敢从苏家大小姐的朋友入手,旁敲侧击的对付苏家大小姐,还做的这么毫无纰漏,这件事就不简单了。

    毕竟,这里可是长宁郡,是苏家的地盘。

    老者收回自己的手,张野立刻清醒了过来。

    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是我鬼迷心窍,青山,我对不起你。”

    顾青山没有说话。

    张野跪在地上慢慢朝顾青山挪动,哀求道:“青山,你我多年的好友,这次是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

    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表面上暗害的只是顾青山,便马上朝顾青山求情。

    顾青山这个人,平日里总是与人为善,又是他张野的至交,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顾脸皮的求饶,恐怕顾青山也不好太过逼迫。

    苏雪儿更是个容易心软的,只要顾青山原谅了自己,估计苏雪儿也不会再追究。

    这件事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只要苏雪儿不追究,那么苏家也不会拿他一个穷学生死命折腾。

    果然,苏雪儿望向顾青山,迟疑道:“你看怎么办,他……毕竟也是同学。”

    苏姨马上插话道:“小姐,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必须追查到底。”

    她用严厉的目光扫了扫顾青山。

    顾青山默然片刻,忽的笑了起来。

    “其实我现在和你的想法差不多。”他望着地上的张野,说道。

    张野怔了怔,脸上浮现出喜色道:“什么意思,你愿意原谅我了?”

    “不。”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顾青山大步走到张野面前,轻声道:“我现在也觉得,该让我们的友情见鬼去了。”

    说着,顾青山抬起脚,猛然踹在张野的胸口。

    张野被踹飞出去数米远,如滚地葫芦一般撞翻了两张酒桌,被满桌的酒食淋了一身。

    一个大号的香槟瓶掉下来,正好砸中张野的脑袋,张野当场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顾青山转过身,说道:“苏姨,后面拜托你们了,请务必挖出他背后的人。”

    苏姨眼神亮亮的看着他:“好小子,原本我还担心雪儿跟你交朋友,性子会变软,现在看来是白操心了。”

    苏姨手一挥,一辆灵巧的飞梭从天而降。

    这艘钢铁飞梭,正前方涂着一个“苏”字,代表了来自长宁郡的尊贵身份。

    老者押着张野上了飞梭。

    苏姨道:“小姐,今天不宜再久留了,我们也先回去。”

    苏雪儿点点头,临走时望向顾青山,说道:“明天晚上,我去你的摊子上吃烧烤,可以吗?”

    顾青山怔了怔,道:“欢迎。”

    这正是刚才他告白时,临时所提的荒唐请求,没成想苏雪儿居然来真的。

    不过顾青山倒也没什么担心的,他每天放学后,确实都会去摆摊做烧烤,用赚来的钱维持生计。

    苏雪儿冲他嫣然一笑,随着苏姨走向苏家的飞梭。

    飞梭很快离去。

    苏家一走,许多势力的代表也跟着走了,一场盛大的毕业晚会就此草草收场。

    这大概是长宁贵族私立高中历史上,最失败的一次毕业晚会。

    不过这对顾青山来说,这却是人生中最好的晚会。

    他终于避免了那种百口莫辩的悲惨情况,没有像上一世那样,被学校赶出去。

    数日后,他将有资格参加联邦统一举行的高考。

    以他的成绩,完全可以凭借这一次高考,选择上一所心仪的大学。

    另外,张野的下场恐怕就不太妙了。

    苏雪儿与张野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再加上此事乃是张野在背后操纵,一下子针对了顾青山和苏雪儿两个人。

    不但苏雪儿不会为了张野求情,接下来,苏家也会为了找出张野背后的人物,好好审问张野。

    前世自己的遭遇,将会更惨烈的降临在张野身上。

    一切都改变了。

    顾青山心情愉悦的迈开脚步,往学校外走去。

    他是贫民窟的孤儿,买不起飞梭,坐不起出租车,每天上下学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双腿。

    半个小时后。

    顾青山走出繁华地段,快要到达贫民街区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

    前方的巷子口,一艘九米长的流线形飞梭静静的停在那里。

    一名身穿白衬衣,打着黑色领结的中年人站在飞梭旁边,冲着顾青山礼貌的鞠了一躬。

    “顾同学,我家少爷在飞梭中等你。”中年人说道。

    顾青山默默看了眼街角上的安全监控器,原本闪烁着红光的视频监控信号早已熄灭。

    就连这片街区的四周,也没有一个人走进来。

    “你家少爷是谁?”顾青山问道。

    中年人并不多说,只让开一个身位,伸手虚引道:“请。”

    有意思,顾青山笑了笑,径直走进飞梭。

    飞梭舱内布置的十分奢华,一名年轻男子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任由两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