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宋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9:提前出场?|(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第三更。https://www.shubaozu.com

    天色蒙蒙发亮,此时已是五更天。

    但此时皇城脚下,西华门前已是云集了不少官员,今日本不是早朝奏对,却是三三俩俩乘着马车过来了,哪怕平日分成两派,甚至数派,但到的此时却是一个个笑脸相迎,互相称赞有加,颇像多年好友一般。

    不多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那好像是蔡相的马车到了。”

    “是啊,那边过来的,理应是王少宰。”

    “不错,老夫认得那车架。”

    “终于来了….真有点冷…..”

    当先一辆马车过来,有仆人上去搀扶着蔡京下了马车,旁边紧跟着王黼也到了,两人一下来,身周便围上不少官员,或恭维的,也或者是询问今日来此如何行事的。

    “众位昨日得到老夫与王少宰的消息,心中怕是存了不少疑问吧。”蔡京毕竟年老,刚刚被询问了一番,嗓子颇有些发痒。

    清了清嗓子,道:“昨日我与王少宰商议关于赈灾之事,如今城外饥民每日递增,如此一来,光靠官员富户也是难以承受的,更何况其他地方。”

    原本这一系官员皆是蔡京、王黼的人,一听这消息,自然不会反对,甚至还认为应该如此才对。

    “蔡相言之有理啊,再这样下去,明日我一家老小都快到街上要饭去了。”

    “谁说不是,蔡相和少宰才是为我等着想。”

    此时,时辰已到,西华门打开,一群官员簇拥着两位巨头,一路向垂拱殿过去。pbtxt蔡京很享受这种被簇拥的感觉,此处过来,心中自然是有腹案,只是赈灾不过是个借口而已,根本原因还是想探探官家的口风。

    过了承天门后,便是长长的宫墙和青砖道路,排列有序,踩踏上面说不出的舒服。行了一路,身旁王黼皱眉道:“蔡相,你…..是否觉得奇怪,今日为何不见侍卫盘查,宫墙之上也不见了弓弩。”

    蔡京眼里也颇有些疑惑,片刻又摇摇头,“少宰多心了,这里是皇宫啊,你我二人又是朝中重臣,陛下肱骨,谁人敢害?”

    或许是这个道理,王黼便收了疑心,一步步走过集英殿、皇仪门,前面不远便是垂拱殿了,还没过去,御阶上便站了一人在那里恭候。

    “高太尉?”

    “高俅?”

    蔡京和王黼对视一眼,疾步过去,还未开口,对方倒是先说道:“二位,高俅有礼了,众位大臣结伴而来,恐怕是见不着陛下。”

    “这是为何?”蔡京问道。

    “太尉又是为何在此?”王黼眼皮一跳,总感觉有不好的事发生。

    高俅乃是三衙太尉,靠的蹴鞠才博得现在的出身,自然在蔡京和王黼两人眼中算不得多大人物,而且三人看似没有瓜葛,但都眼热其三衙太尉所辖卞梁成的治安防卫兵权。

    “本是今日得空,专程来寻陛下来场蹴鞠的,却被黄门告知陛下今日没空,而是去了蜃云楼了。”高俅苦笑一下,说完准备离去。

    蔡京道:“高太尉请留步,今日我等来寻陛下有事相商,不如一起?”

    高俅左右看看,似有似无笑了一下,“高某今日怕是不便,还是先行一步,便是不去了,告辞。”

    一个官员站出来自责道:“蔡相,这人好不识好歹啊。”

    “住嘴!”

    蔡京呵斥了一句,却是满眼疑惑看着高俅离开的背影。随即又道:“去蜃云楼。”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