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意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章 沦落客|(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谈笑声从挂满花藤的拱门外传来,脚步濒临岩洞,柴峻再留恋不舍也只得停住,喘息了几下,摸摸温乐公主的头,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返回醉风阁了。https://www.shubaozu.com

    知雨和彩墨托着干净的衣物有说有笑的过来了,见温乐公主僵立池中,神情惊惶,脸上还挂着泪,都吓了一大跳。

    “公,公主你怎么了?”知雨惊问,“怎么哭了?”

    温乐公主转过身去,咬着手指极力忍着,可越忍越难过,把手指都咬出血了。

    彩墨见情形不对,慌忙跳下水,来到她身边一看,惊叫道:“公主,你快松口!你这是怎么了?”

    手指离口,哭声就遏制不住了。那些不能说的秘密,默默承受的冤屈,一路连番的惊吓,对生的挣扎和对死的恐惧汇聚成一股狂潮席卷而来,她快窒息了!

    这边哭声、叫声一片慌乱,那边柴峻头抵着岩壁,心乱如麻,他这次真的逾矩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只想让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的情意,尽快接受他,断了回洛阳的念想。如果小母鹅心里有他,他又何惧夜长梦多?何惧哪天陡生出什么难以预料的变故?他不确定小母鹅的心里是否有他,他也不想费神去瞎猜测乱琢磨,那不是他的行事风格。喜欢她,就一定要得到她,哪怕不择手段。

    夜凉,风轻,琴声悠悠。

    洁白纱帐里,温乐公主靠墙坐着,手里握着慧觉法师赠她的那串金刚菩提十八子念珠,心中狂潮退去,静如止水。她聆听着外面的琴曲,听出是一首《胡笳十八拍》,是谁这么晚了还不睡,弹奏如此哀怨的曲子?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

    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

    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

    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

    温乐公主听得心头一阵戚戚然,想必那弹琴之人也是一位天涯沦落客,每个人的遭遇不同,各有各的不幸。便是这曲作者蔡文姬,一生三嫁,命途也是坎坷非常。她不过是茫茫天地间的一棵小树,独木无依,风雨飘摇时她能抱紧的只有自己。

    知雨托着烛台轻手轻脚走进内室,见纱帐中影影绰绰有个人影,她问道:“公主,你还没睡下?”

    “还没,我在听琴,你可知是谁在弹琴。”

    知雨放下烛台,撩起纱帐挂在铜钩上,道:“琴声是从西边传来的,估计是下榻在西院的客人。是不是吵到公主了?婢子这就叫人过去说一声!”

    “不用。”温乐公主勾唇笑了下,“你听,这曲子虽哀怨凄惨,可这弹琴的手法却是随意闲适的,好像信手弹来,三分为抒怀,七分因寂寞。漫漫长夜,有琴相伴,也不错。”

    “公主,你的手指可还疼?”

    温乐公主看了眼包了布条的食指,眼神一黯,道:“不疼了……今晚的事不要告诉胡尚宫,就你和彩墨知道就好。”

    知雨点点头,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油纸包来,层层揭开,香味跑了出来。她托到温乐公主面前,笑眯眯道:“公主,你想不想吃?”

    温乐公主一愣,低头瞧去,那油纸包里竟是一只香喷喷的卤猪蹄儿!

    “这……哪来的?”

    “冷教头去平襄城里办事,回来时捎的。婢子和彩墨都吃过了,这只肥一点的是给公主留的,趁还热乎着,公主快吃吧。”

    温乐公主搓搓手,拿起猪蹄咬了一口,软烂入味,香辣可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