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深不知所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8章 没有信任的感情,不堪一击|(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手机的这一头,江年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嘟"的盲音,眉心狠狠一蹙,下一秒,她放下手机,又拿起座机电话,打去顾北的办公室。https://www.shubaozu.com

    不过,没有人接,估计顾北不在办公室,马上,江年又拨打顾北的手机,可是,手机一直响一直响,却仍旧没有人接。

    这家伙!

    想到林筱雪那边绝对不能再等,江年也顾不得了,拿了手机便直接去顾北的办公室找他。

    当她来到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的职员们看到她,都不禁有些错愕,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江总"。

    其实,江年虽然生活和工作都在江洲大厦里,但是江洲大厦有125层,她不可能每一层都去过,再者,她为人处事就格外的低调,除了集团的那些高管们能经常见到她外,普通的职员想要见到她,并不是容易的事,她也很少会走到基层的员工中去,和员工作互动。

    因为华远集团在全球的员工,实在是太多,十几二十万,正常情况下,有什么大的事件人,她都是出邮件给员工们,基本不会露面,这也就是为什么,华远集团的大老板一直会这么神秘,让人向往了。

    "江总,您您怎么来了?"

    江年一边跟大家颔首打招呼,一边径直走向了顾北的办公室,因为现在是午休时间,顾北的秘书吃完了午饭,正坐在位置上刷手机,看到江年来了,立刻便收起手机,站了起来。有些心慌慌地道。

    江年看着顾北的秘书,微微一笑,问道,"顾总呢?"

    "顾顾总和几个总监在会议室开会。"秘书回答道。

    "去叫他过来一下,就说我在他的办公室等他。"淡淡的,江年吩咐。

    "是。"秘书答应一声,赶紧的便往会议室的方向跑去。

    看着秘书跑向会议室,江年则径直进了顾北的办公室。

    这家伙,果然是把手机放在办公室里了。

    会议室里,顾北听秘书说江年找他,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和几个总监交待了几句后,便赶紧地回自己的办公室。

    "江"

    "先拿上手机先跟我走,我们车上再说。"看到顾北回来了,江年拿着他的手机塞进他的手里,然后拉着他便大步离开。

    "江总,我们这是要去哪?"一边被江年拉着大步往电梯口的方向走,顾北一边困惑地问道。

    "去医院。"江年看他一眼,言简意赅地回答。

    "去医院?!"这下,顾北更懵了,上下打量了一遍江年后又问道,"你不舒服?"

    江年侧头看他一眼,没说话。

    既然江年不说话,顾北也没有再多问了,因为他知道,江年不会乱来,这么急着找他,一这理有急事的,只跟着她,一路走到了电梯口,然后,按下了电梯下行键。

    "叮咚"很快,一声轻响,专用电梯到达,电梯门缓缓打开,江年和顾北一前一后的进去。

    "不是我不舒服,是筱雪在医院。"进了电梯,等电梯门缓缓关上,只有他们俩个人的时候,江年才开口。

    这件事情,林筱雪肯定不希望再有任何多的人知道,毕竟,事情太敏感,涉及她和顾北两个人。

    "林筱雪?!"看着江年,倏尔,顾北明白她为什么下午要请假了。"她怎么啦?"

    江年看着他,完全不打算跟他拐弯抹角或者任何的心理缓冲,直接便道,"她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她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无疑,这个消息就像是一枚深水炸弹般,瞬间就将顾北给炸懵了,看着江年,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完全回不过神来。

    看着怔愣住的顾北,江年抬手,轻拍一下他的手臂,又淡淡道,"筱雪现在在医院,应该是想要把孩子流掉,但孩子是你们俩个人的,我觉得不应该由筱雪一个人来承担,顾北,你说呢?"

    看着江年,看着她那一开一合的红唇,终于,渐渐的。顾北回过神来,尔后,抬手抹了一把脸,确认自己听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幻觉。

    "她真的怀孕了吗?"镇定下来之后,顾北深吸了口气,"她告诉你的?"

    "没有,不是她告诉我的,顾北,为什么你要这样想筱雪呢,你不能因为她一次的错误,就给她判了死刑呀,总得给她一次改过表现的机会。"看着顾北,同样身为女人,此时此刻,江年能深深地体会到林筱雪的无助与绝望。

    当初,周亦白那样对她,可是现在的周亦白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虽然,她不能逼迫顾北像她接受周亦白一样去接受林筱雪,但至少,她希望顾北可以。

    "那你是怎么知道她怀孕,又知道她现在在医院,想把孩子流掉的?"顾北仍旧有些懵,不知道要怎么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

    其实,他已经一点都不年轻了,他也喜欢孩子,想过要结婚生子。

    可是,这么多年了,寻寻觅觅,他都一直没有找到那个可以和他相伴一生,可以为他生孩子,成为他的孩子母亲的那个女人。

    "你出差的时候,我下来看新品样品,她当场想吐,我就问了她几句,怀疑她是怀孕了,毕竟我是过来人,对这一方面知道的比较多,至于她今天在医院的事情,是我让华文去医院看沈听南,华文碰巧看到了她,回来后告诉我的。"不希望顾北误会林筱雪,所以,江年清楚地解释给他听。

    "叮咚"这时,电梯又是一声轻响,到达负一楼的地下车库,不等顾北,江年直接便大步上了车,电梯外,阿成和司机已经开了车,在那儿等着她了。

    "那是你的孩子,你确定不去医院吗?"走到车门前,见顾北没有跟上来,江年回头,又看向他,跟他确认。

    如果,此时此刻,顾北对林筱雪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做到不闻不问,那真的是她江年看错顾北了。

    顾北仍旧站在电梯里,江年的声音,让他缓缓抬眸,看向江年。

    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他伸手拦住,然后,大步走了出来,走向江年道,"去,当然去。"

    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他顾北愿意对这个孩子负责。

    "上车吧!"说着,江年率先上了车。

    顾北点头,也跟着上了车。

    等他们上车后,车子马上开动,往医院而去,这次,不用江年再提醒什么,顾北开始拨打林筱雪的手机。

    只是,电话拨通,手机里的铃声一直响一直响,可是,就是没有人接听,直到,电话自动挂断,都没有人听。

    看一眼身边的江年,马上,顾北又重新拨了过去,可是,跟刚才一样,仍旧没有人接。

    "我来试试。"说着,江年翻出林筱雪的号码,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您"

    不过,当江年拨过去的时候,里面传来的却是林筱雪已关机的提示音。

    "糟了,筱雪关机了,只怕"说着,江年眉心微蹙一下,吩咐前面的司机道,"开快点。"

    "是,江总。"

    顾北坐在一旁,想到自己此生的第一个孩子可能就这样没有了,消失了,不由靠进椅背里,抬起双手,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脸。

    "其实,今天上午我在你办公室的时候,你就是想告诉我林筱雪怀孕的事情的吧?"捂着脸,顾北低低问道。

    江年侧头看他,点了点头,"是呀,不过我答应过筱雪,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你。"

    顾北狠狠拧眉,是不是今天上午的时候。林筱雪来找他时,他对她的态度能好一些,在她欲言又止的时候,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她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跑去医院做流产手术了?

    "麻烦再快点!"忍不住,顾北又吩咐前面的司机道。

    "好的,顾总。"司机点头,立刻又用力踩下了油门

    医院里,林筱雪已经做完了所有的术前检查,拿着各项检查报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进医生办公室的,又是怎么把报告都递到医生面前的。

    医生接过所有的报告,一张张认真地看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林筱雪,微微蹙着眉头跟她确认道,"你真的决定要做流产手术吗?你这怀的可是双胞胎,现在多少人想怀一个都难,你这一次怀了俩,还想做掉?你要是这次做了,下次可就没这样的好事了,再者,你这双胎的手术伤害性也会比一般的要大,说不定以后还会造成受孕困难,你还是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说着,医生又将所有的检查报告,递回到了林筱雪的面前。

    林筱雪看着那些报告,迟疑良久,还是道,"谢谢你的提醒,你还是帮我安排手术吧!"

    她不是养不起她的孩子,只是,既然顾北已经那么坚决的不打算再跟她在一起,那她把他的孩子留下来算怎么回事,难道让顾北以为,她是在拿孩子要挟她吗?

    她林筱雪是爱顾北,可是,却做不到毫无尊严地去爱。

    "你确定吗?真的很可惜。"看着林筱雪,医生再次问道。

    林筱雪点头,这次,没有犹豫,"对,确定。"

    "好吧,那我给你安排,你先去交费吧。"说着,医生又对着电脑,给林筱雪开单。

    "好,谢谢。"林筱雪点头,等医生给她开了了单,她拿了单,去交费。

    交了费,她又回到医生办公室,有专门的护士带着她,往人流手术室走去。

    手术之前,先要打上吊针,挂上生理盐水,方便呆会儿的时候注射麻醉药。

    不过,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护士拿着针头,在林筱雪的手臂上扎来扎去,就是扎不中血管。

    "对不起啊,我去找我们护士长来帮你扎针吧,你的血管太细了。"足足扎了四次都没有扎中,护士都心虚了,赶紧放下针头,去找护士长。

    很快,护士长来了,又拿过针头给林筱雪扎。

    或许是因为今天天气比较冷,林筱雪从早上到现在,又一直没有吃东西,身体能量太低,身体暖和不起来的缘故,护士长扎了三针,也还是没扎中血管。

    "对不起,你这血管真的太细了,我只能去找儿科的护士来帮你扎了。"扎了三次又失败了之后,护士长都放弃,因为这些情况,实在是太少见了。

    看着眼前的护士和护士长,看着自己被扎的到处是孔的手背和手臂,莫名的,林筱雪眼眶狠狠一涩,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大颗大颗地砸了下来。

    难道这是天意吗?连上天都不想让她把肚子里的孩子做掉。

    那是两条生命呀,她的孩子,两个呀!

    "对不起,我不做了,我不做了!"捂住嘴巴,林筱雪摇头,做出了决定。

    大不了,等她的肚子大了,她就离开,去巴?黎也好,回马?来西亚也罢,她不需要留在顾北身边的,她和她的孩子都不需要。

    "不做了呀,那行,你自己去退费吧!"护士长看着她,也相当理解地道。

    "谢谢你们,不用了。"话落,林筱雪拿过自己的包包,起身直接离开

    另外一头,风驰电掣,车子开进医院停下手,顾北立刻便冲下车,抓住一个护士问妇产科在哪后,立刻便往妇产科冲。

    不过,医院的电梯太难等了,马上,他又冲向了安全通道,后面,江年赶紧跟上他。

    顾北人高腿长,又经常锻炼。体力自然好,可是江年不同呀,顾北跑了起来,她哪里能跟得上他的速度,没一会儿,顾北的身影便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了。

    一口气冲到妇产科,顾北立刻便四下搜索林筱雪的身影,可是,没有。

    马上,他又抓住一个护士,问人流室在哪,得到答案后,他又立刻冲向人流室。

    可是,到了人流室后,仍旧没有看到林筱雪。

    "林筱雪!"找不到人,顾北只好大叫,"林筱雪你在哪?"

    结果,他一叫,立刻便引来了所有人的关注,护士也走了过来道,"先生,这里需要安静。"

    "不好意思,请问这儿有没有来过一个穿着打扮精致的漂亮女人,姓林,大概三十岁的样子。"看着护士,顾北马上问她。

    "姓林?!"护士想了想,"有,刚刚已经进了人流室了。"——

    已经进去了。

    护士的话,让顾北的双眸蓦地紧缩一下,一把抓住护士问道,"进去多久了?"

    也就在他紧张的一把抓住护士的时候,不远处,在洗手间里大哭一场之后的林筱雪走了出来,当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她抬眸,一眼看到不远处的顾北时,整个人不由愣在了原地。

    "大概七八分钟吧,手术已经在进行了。"护士道。

    "不,不可以,拜托,拜托你,拜托你进去阻止手术好不好?"抓着护士,此刻,只有天知道,顾北有多急切,又有多不安,"我是孩子的爸爸,我不想失去我的孩子,拜托你了。"

    "对不起,现在已经晚了,手术已经在进行当中了。"看着顾北,护士说不出来地为难。

    "求你,就当我求你了,你就进去看一眼,如果手术才开始,马上让停下来,好吗?"说着,顾北去掏出钱夹来,拿出里面所有的现金,要塞给护士。

    "筱雪!"也就在这时,江年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发现了站在不远拐角处的林筱雪。

    听到江年叫林筱雪,蓦地,顾北抬起头来,顺着江年的视线,看了过去,也就在顾北看过去的时候,林筱雪回过神来,下一秒,转身便往别的方向走去。

    "林筱雪!"看着转身离开的林筱雪,顾北大叫一声,拔腿便追了过去。

    江年看着他们俩,终于松了口气,看林筱雪哭的眼睛红红的,但是走路又很正常的样子,应该是还没有做手术。

    太好了!不管怎么样,孩子保住了。

    听到后面顾北急切的大叫声,也不知道怎么的,林筱雪不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大了脚步的步伐,急急地往另外一个安全通道走去。

    "筱雪!"不过,林筱雪再快,又怎么可能有顾北跑的快,不过几秒的功夫,顾北就追了上来,然后长臂一伸,便扣住了她的手腕,拉住了她,"林筱雪,你跑什么?"

    被拉住,林筱雪不得不停下来,不过。她却撇开了头,不去看顾北,只淡淡问道,"顾总跑来干什么?"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