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1.挖坑的、被坑的(二)|(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布伦希尔全神贯注的翻看着一本缺边、虫蛀、损页的手抄游记散文,看上一会儿后查理曼文的内容用激ng灵文字书写在另一张羊皮纸上。偶尔遇见未见过的单词则罗列到单独的纸上。尝试着和文章内容进行比对揣测。灵动的眼眸随着文字队列的蜿蜒逐行移动,偶尔和手抄者拙劣模糊的笔迹撞车时,秀气的眉毛立即剧烈的波动,一点没有刚毅果决女战士的样子,更像个不被周围嬉闹嘈杂打扰的专心文学少女。

    提尔在和手中纸张上的数字、空格做着殊死搏斗,9组1~9的数字总计八十一个数必须完美的攻入9纵9列的空格组成的大九宫防御圈内名为小九宫的9座要塞。即使是号称激ng灵男生第一优等生的提尔在没有掌握正确的数独解题程式之前,能够选择的只能是用最为笨拙的穷举法摸索出通往惨烈终局的道路,目前,提尔能遥望到的只有遥远的地平线。

    控制马车不疾不徐地跟在托尔他们身后,李林保持着若有若无的神秘微笑,这位【车夫】是否正在享受沿途的风景抑或少年男女们和课程、学习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深入和李林交往过的人断然会否定这想当然的臆测,缺乏美感概念的特异者不会分出一丁点注意力用来感知伤秋悲的事物,李林是该类型最好的样本典型。

    策划、评估、淘汰、安排——李林漆黑的脑袋永不停歇的翻弄着邪恶的智慧,数字、文字、图标、公式、映像排着复杂又整齐的的队形勾勒出16岁少年只有理xg的冰冷人格,在其中没有位置腾挪给多余之物。比起弄花恋蝶之类不能创造出任何有明确意义结果的行为,怎样处理伏击者,从袭击事件中榨取最大利益才是应该关注的事情。

    蠢材。

    如电子合成音般没有情感起伏的评语给了辛苦大半ri的潜伏者们,注意力不再浪费给活着多余,死了占地的废物。三个特殊反应成为重点观察对象。

    通过尼德霍格和普通爬行类的比对、前几ri用微波煮爆的乔利和普通人的比对。三个属于魔法师特有的热反应从数十个人形热源反应中非常轻松的找了出来。从战术上来说,此刻应该着手针对这三人实施远程狙杀,以李林的能力,1500公尺距离上同时狙击三人的难度不算大,中间的空隙不会让对方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机会,接下来完成扫荡残敌的收尾工作既可。从第一击至全部完成至多花去3秒,以效能来说可谓最合适的战术选择。

    只是对于收集魔法师实战资料、制定ri后针对魔法师的战场通用手册这一战略考量而言,速杀的战术选择反成了一种巨大浪费。

    威尔特是个以剑和魔法为主流的世界,优秀骑士、战士的养成是个缓慢的过程,魔法师的养成更是个缓慢到注重效率人士会绝望撞墙的吞钱大坑,是只有国家级别的财力才能供养,并且受到极严格管控的最高级人才资源。各种魔法师的数量多寡、素质高低、魔法学科的进步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国家间的势力版图。用地球上的理解类比就是洲际导弹跟核弹头的数量与技术水平是衡量20世纪至21世纪是否是大国的准绳。

    可想而知,在尚算和平的时代以不引发大规模正面冲突为代价,与魔法师交战并取得数据资料是件多麻烦的事情。和试图完整俘获敌对国家最先进战斗机以进行彻底研究的作战具有同等的难度和重大影响力。这种战略层次的巨大收益根本不是区区战术上的节约能耗和时间可以比拟的。

    战术服从战略,基于这个基础考量,三个魔法师侥幸躲过狙击。不过假如有谁告知李林的处理方案或者之后将会发生的事情。魔法师们必定会选择逃走,不然被爆头也行。可预言者的数量总是那么少,知道接下来事情的那个家伙正准备将之化为现实,所以他们的命运不可能改变。

    正在开道的托尔停下脚步,发现什么奇异事物而回头的脸宣告作战倒数计时已经归零。

    几秒钟前几乎落下伤心泪的脸此刻重新充满活力,紧绷起来的面容明显是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物,但那绝非可以对他们产生威胁的存在,否则托尔毫无遮拦的面部神经不会放任嘴角抽动个不停。

    马车上的、驱赶牲口的激ng灵们好奇为何前方为何止步,纷纷探头张望。看看表情扭曲、挤眉弄眼的托尔,在疑惑中顺着在强忍什么、肩膀不断耸动的瓦格纳和霍夫曼的手指注视前方的地面,大家的表情同样开始变得有趣。

    和四周同高的过膝野草、一样散乱地面的树枝腾蔓,只是道路zhong yang有个可以容纳一辆马车大小的圆形区域土se比较深,泥土的湿润气味从风中被分辨出来。

    那分明是翻动过的新土,拥有丰富狩猎经验的小伙子们立即明白那块显眼到不行的圆形区域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陷阱,经过伪装的大坑。可能还在坑底插上了削尖的木桩或其他什么要命的玩意儿。激ng灵们经常挖掘、布置类似的东西来捕捉危险种。长辈们还传授过他们识别各种陷阱的技巧,防止有冒冒失失的小家伙傻乎乎的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