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8.黑市的规则(三)|(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将玛那输入体内构筑【强化】、【硬化】、【治愈】等效果的术式,避免了体外聚集玛那耗费时间过长的问题,也算个过得去的点子了。”

    扬起右手让准备发飙的激ng灵们暂停片刻,李林在肯定中藏着刺的话语让完全听不出其中含义的乔利受到撩拨般继续发挥着恶俗炫耀:

    “没错,比起浪费时间吟唱咒文凝聚玛那的【变化系】,本大爷的【强化系】魔法【随想筋肉】才是真正实战用的魔法。浪费时间和激ng力的【变化系】怎样也体验不到亲手撕开人体的快感,嘻嘻嘻嘻!!!!!!”

    “呃……【强化系】?【变化系】?你和那个秃子在说什么?”

    “老子才不是秃头!这是故意剃光的!你这连魔法基础知识也不知道的乡下野丫头!!”

    “嘛……秃头和光头的区别没什么值得讨论的,都是脑袋上没毛啦。听好了,弗蕾娅。魔法大致分类三种,即体外凝聚运用产生现象的【变化系】;将玛那注入身体存贮使用的【强化系】;通过玛那介入干涉激ng神领域的【cao作系】(注)。光头先生的把戏就是用玛那增幅皮肤硬度、肌肉强度,算是初学者里比较激ng通的了。”

    截断弗蕾娅的挑衅话头,将理解推测的内容简化成未接触魔法之人也能理解的小知识来对抓瞎的激ng灵们答疑解惑。对受众们似懂非懂的表情做出疲惫叹气的动作后,冷冷的眼眸将蔑视投向乔利。

    “和小孩子比力气还要用上这种花招,真够出息的。”

    “准备讲大道理吗?臭小鬼,要不要流着鼻涕眼泪把你妈妈拖来呢?”

    被下流猥亵的恶言直击的少年捋过额前碎发刘海,左手托住右手肘,线条妖媚的食指勾起弯弧抵上干净的下巴,嘴角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让人感到被其俯瞰般的压迫感。

    “比起和你废话,你丫的那件皮甲内衬更让我在意呢。”

    冷澈的眼睛眯细,洗脱感情的冷言震荡所有人的鼓膜。

    “那个——是人皮,而且八成是用小孩子的皮肤做出来的?”

    尚存一点杂音私语的集市成了连针落地亦能听清的死寂之地,不可置信、恐惧、愤怒、憎恨交织于一体的视线聚焦在皮甲上。

    “小鬼的皮很柔嫩,贴身穿起来的感觉也很不错。最重要的是——自己动手剥皮的乐趣妙不可言啊。”

    小孩很可爱,每个智慧种对于年幼可爱的下一代或多或少的都会表达出类似宠溺的感情。

    乔利的表达方式是让小孩和自己在一起——永远的。

    “他们还哭着喊着【求求你发发慈悲】,【放过我们】。真可爱呢!太可爱了!我也很想放过他们呢,但是——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呢?那么可爱的!那么光滑的皮肤!剥脸皮剥到一半时还未死掉的惨叫比圣歌合唱队的演出还要激ng彩啊,呼呼呼呼呼!!!”

    沾上y猥唾液的舌从下流的笑容里爬出来舔舐嘴唇,光头打手的行止完全脱离【人】所应遵守的道义法则,忠实于扭曲的嗜血本能行为行动,攫取无辜猎物,以聆听孩童哀嚎为乐,为散布恐怖而感到欢愉。

    站在眼前的不过是头保有人的形状,披着人皮的兽。

    “原来如此,是头没有罪恶感的畜牲。”

    不泛起愤怒,也不带任何贬损的评语,自上而下般蔑视这头得意忘形的兽。

    “少扯淡!”

    兽暴躁的跺着地面,被暴力压迫的土地留下浅坑般的脚印。愤懑暴戾的吐息从犬齿也露出的狞笑下泄出,全身的肌肉再度增幅强化,兽的躯体已经成长至可算夸张的程度。

    “一副了不起的样子,以为自己是国立魔法学院的老不死吗?他们曾经不屑老子过人的战力技术和才能。可这里是他们管不到的黑市,在这里暴力就是法律,就是唯一的规则!一切由拳头和匕首说了算!靠着【随想筋肉】,杀人剥皮也没人能管!比我弱的家伙就该乖乖听话,变成老子的粮食,老子的收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那群不可一世的老头子也拿我没办法啦!!!!!!!!!”

    “呵……其实你是没什么值得称道的才能,又没脑子,才被赶出来到这里混ri子?垃圾。”

    刺穿狂悖亵渎的笑声,撕裂那点可怜的承受神经的毒舌用一眼即可看穿的真相嘲弄截停了坏掉一样的癫狂笑声,被暴怒支配思维及身体的巨汉踢开地面扑向抱臂冷笑的少年。

    “你这家伙伙伙伙伙伙伙伙!!!!!!!!!!!!!!!!话也是分能说的和不能说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准备冲上去把某人的身体像捏死虫子一样粉碎,把那张肆无忌惮的笑脸——和学院中一张张睥睨讥讽面孔重叠在一起的五官彻底剁烂。巨躯在此时掠过一阵恶寒,从头及脚每一个部位都产生了奇异的酥麻感,连伸展一个指头也难以做到,失措的眼前跃起青白se的光芒。

    “这……这是?!”

    难捺惊恐的疑问脱口而出,以乔利为中心直径2公尺内的圈内放she出青白se冠状光芒,闪光如火焰般在以大块头为轴的圆内跃动着,那范围内的一切仿佛都在烧灼,却没有任何物体改变形态,空气中没有一丝焦臭的味道,满脸惊恐的乔利更没有发出一声惨叫。所以这现象绝不是火焰燃烧,究竟是什么?

    观众们和乔利都缺乏最基础的自然科学知识,在魔法大行其道的威尔特也没有什么人能够跳出思维的窠臼来分析理解何为【空中放电】,什么是【圣艾尔摩之火(stel摸’sfire)】(注2)。光头打手没有头发可以竖起来展现【放电现象】的重要标志,透过麻痹的身体,魔法学校里还没完全丢光的知识可以猜测出这是一种和雷电咒法相关的术式。更深入的真相原理无法揣测,更淡不上理解。

    那莫名耀眼冰冷的火焰乃是由死神所签发——前往地狱的邀请函。

    “秃子,听了你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