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3.尼福尔海姆(一)|(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埃米尔腓特烈西亚(eirfriedricia)还是个流着鼻涕地处乱跑的小鬼头的时候,这个村子在遥远的南方森林里。那里气候宜人,盛产各种野菜水果,林间经常可以捕捉到味道鲜美的小兽。最重要的是土地肥沃,容易耕作。只要没有天灾,细心调理农田一年总能收获丰盛。

    思绪中浮现起那时候的情景,埃米尔觉得天堂的样子大概就是那样了。

    天堂是虚幻的,那平静的ri子、ri常的幸福也只是构筑在沙堆上的蜃景,稍不注意,毁灭的重锤就已经砸了下来。

    那一ri是收获祭的前夜,大人小孩换上了新的衣服,老激ng灵看着一年的收成笑的合不拢嘴,年轻激ng灵期望能够找到理想的舞伴,小孩们为热闹而欢呼。

    人类的军队毫无预兆的冲进了村庄,穿着铠甲手执利剑的恶魔从外面涌了进来,火焰席卷了村庄,四周到处都是慌乱移动的影子,耳边不断响起尖叫、怒骂、咆哮,还有y猥下流的笑声。

    抓起不习惯的武器反抗的年轻激ng灵被斩下首级;

    被士兵们压制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叫的女xg被刺穿了胸膛;

    踉踉跄跄的举起拐杖试图将士兵赶走的老者被劈成了两半;

    哭喊着想要摇醒没了任何反应的双亲的小孩被利剑穿过咽喉;

    在母亲怀中一无所知、只是茫然哭泣的婴儿被长枪刺穿腹部,在恶魔的哄笑声中高高挑起;

    从藏身的山洞中,从母亲颤抖的臂膀缝隙。曾经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村子的【地狱】烙印在埃米尔的视网膜上、烙印在他的灵魂里。

    地狱绘卷最后拖着整个村庄以及被害者的尸骸一起被大火吞没,所有的一切全都化为灰烬,村庄外被风抚过便会泛起金黄波浪的麦田只剩下留在土里的平整秸秆,光秃秃的田间透着说不尽的凄凉。

    这是埃米尔对自己种族背负的不幸宿命最初的体验,铁锈气味添满鼻腔,身子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的【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幸存的族人踏上背井离乡的旅途,寻找新的荒地,动手开垦劳作。但每当他们的ri子开始有些好转的时候,人类的军队就像食腐肉的危险种一样如影随形的出现,族人再次被屠杀,收成和土地再度被掠夺,失去居所后再次开始迁徙寻找新的土地,同时也开启新一轮恶xg循环的周而复始。

    到最后,包括已是中年的埃米尔在内,已经不足百的部族迁居进了这个人类军队不怎么愿意接近的尼福尔海姆山谷,悲哀的循环似乎终于结束了。

    村庄里的激ng灵真正在山谷里安顿下来之后才发现状况根本没有改变,在山谷里的ri子称为【生活】都是那么的勉强,说成【苟延残喘】反而比较贴切。

    长年被浓雾笼罩的尼福尔海姆山谷由于光照相对外界较少,土地的贫瘠程度只比沙漠好些。在开始垦荒的几年里,因为收成实在少的可怜,甚至发生过有族人活活累死、饿死的惨事。挺过那个年头的老一辈都亲眼见过走在路上的同伴一跤跌倒后再也爬不起来的惨况,那个画面片段同样成了埃米尔无法忘记的记忆景象之一。

    难以耕作的土地之外还有数量众多的危险种在山谷深处徘徊,有时甚至袭击村庄。耕地也必须是5名成年激ng灵以上的团队才会被放行,单独出入山谷成为被严令禁止的危险行为。

    极端恶劣的不毛之地硬是被他们挺了过来,并且在此繁衍生息直到现在。

    能做到这种堪称奇迹的地步,激ng灵们承认的理由只有两个:

    母神玛法对他们这个饱受苦难的种族尚存一丝看护;

    大家在这个山谷中蜗居蛰伏不是永远的,有朝一ri他们会离开这里去算算旧账;

    激ng灵的寿命比人类和兽人更长,记忆力也比那两个在他们眼中野蛮残忍的蛮族要好得多。

    为什么会沦落到眼前悲惨的境地,究竟是哪些混蛋一手造成一幕幕的惨景?

    ——激ng灵们非常清楚,两个蛮族干的【好事】深刻到几代激ng灵都难以忘记的程度。

    一千多年不断累计叠加的迫害屠杀创造了同等份量、甚至比之更加沉重的怨毒。眼下激ng灵们只是让愤怒怨恨在心中积淀发酵,终有一ri会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在那个时候将加注在他们身上的屈辱迫害千百倍返还给他们的敌人。

    所以,无论是老族长埃米尔还是其他激ng灵的感官对【人类】绝不可能是什么好的印象。

    当布伦希尔通过训练过的猎隼传递回来的布片上出现——在一个【奇特的少年】帮助下成功摆脱了追杀,并且准备将这个【知识渊博者】带回山谷协助开金矿——这样的内容时,老爷子的脸一下子泛起吓人的chao红se。

    可不是因为高兴而兴奋,完全是因为极度愤怒而导致的血压飙升。

    老族长心里那张长长的人类罪行名单上也于此同时多出了一条新名目——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