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布伦希尔(一)|(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刃之翼轻柔的舞动着将烟尘驱散,生命特征感应与肉眼视线检查开始检索起修罗场。

    震动探测:无异常;

    热源反应:零;

    空气压力:无异常变化;

    结论:作战目标100达成,歼灭效果符合预期。

    活人的心跳、呼吸、体温已经无法从这块土地上侦测出来了。

    脚下的土地浸透了人类体液干涸氧化后呈现出褐se,无数裂痕向四周辐意的野外风景已经不复存在。此刻呈现的,乃是被肆意撕扯翻弄后随意弃之原地的荒野内脏。

    矗立在这杂碎的釜底,身处一手制造出的地狱中心,修罗场中唯一的生命如雕塑般一动不动。

    此非恐惧之行;

    此非厌恶之状;

    此非感慨之叹;

    此非讴歌之咏;

    李林是没有【感情】这一思维概念的存在。

    他能够观察、观测他人的情绪和生理反应,并且模拟出恰当的喜怒哀乐等情绪进行回应。不过诞生于源自人类衍生价值观却又完全相异的末端产物——人造生命体,归根结底和自己的【造物主】有着完全不同的本质和观测点。他所关注的只有纯粹的实现目标,并努力让结果符合预期,类似感慨的人类行为并不会真正出现在他身上。

    只是由于独特的容貌和举止中透出的无形气质,评估杀伤效果的作业被四周的诸多观测者赋予了各自的想法和感情se彩,然后又催化出了各种各样的情感。

    恐惧、

    疑惑、

    喜悦、

    惊讶、

    惶恐、

    诅咒。

    各种感情思绪化作心跳、血压、体温变化反馈到感知领域,解析转化成信息数据,随即开始拟定策略。

    片刻的沉默后,李林动了。

    从惨剧舞台的中心向着一侧未被冲击及的丘陵迈出了左脚,右脚蹬向泥泞柔软的地面,没什么硬度可言的土层一下子塌陷成个小坑。战马疾驰片刻赶到的距离和时间被看似随意的轻轻一蹬所抹消,修罗炼狱的风景换成了一群男人大汗淋漓的面孔。

    “有种说法叫【事不过三】,可以理解为让人不快的事情最多只能做三次。”

    看似温和的笑颜让人无法移开视线,更不容许去思考狡辩的词汇,背后的凶翼流畅的舒展开,然后少年竖起了中指。

    “为了追杀那位激ng灵小姐而撞上了我们,为了完成封口的任务,也为了对目击这件事情的我们封口,所以对蓝眼毒狼下达了攻击指令。这是第一次。”

    与竖起无名指的动作同步,【片刃之翼】开始缓慢的向上扬起。

    “第二次是包含了夜袭、围杀、陷阱在内的组合袭杀,老实说,表现出的专业素质还算过得去。”

    小指慢悠悠的离开掌心,在惊惧交加的目光中由弯曲中抬起,慢慢接近垂直于地面。黑衣男人们看着高高举起、将温暖阳光折she成刺眼寒光的刃,冰一样的冷汗不断从全身上下涌出,掠过颤抖的肌肤滑坠向地面。

    “这次本来是配合骑兵协同作战,不过骑兵们退场的实在有点太快了,现在你们也没机会参与进去呢。”

    即将完成伸展动作的小指缩回了掌心,黑衣大汉们胸口凝聚的团块开始放下,有些人悠长的吐掉了那口郁气。

    “不过,我们也没有一直死守规矩的必要对?毕竟这个世界也是在不停变化的呐。”

    类似揶揄的笑声中透出连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也推翻、嘲弄的诡诈,与之一并翻动空气的是不祥的爆音。马赫数3的高速劈砍让音波不能散开,叠加在一起冲向天空的冲击波发出的爆碎巨响敲打诸人的鼓膜直达脑髓的深处、灵魂的所在。面无人se的男人们抱着脑袋捂住耳朵蜷缩成一团,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难以连贯的句子,身子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可笑、闹剧、滑稽这些词汇用以形容这些杀人完全不当回事的杀手们此刻的摸样恐怕再适合也没有了。

    在死亡面前尚能保持平静的不外乎有所觉悟者、绝望者、癫狂者这三类,这些人还未有机会跟资格跨足上述三者的领域范畴,就算身体强健,就算双手沾染过数不清的鲜血,就算是满腹的歹毒心肠。他们照样和普通人一样畏惧绝望和死亡。

    “选择,生存?还是毁灭?”

    此刻掌控着神祗一样随意决断他人生死的权力,并不会因此就意味他会像那位拥有【穿着斗篷、扛着镰刀】这一廉价商业形象的神明那样公平对待每一个生命。他的立场、他的行动模式也绝不会为了不存在的娱乐目地而搞出这样滑稽徳一出蹩脚戏码。

    提出古老问题当然是为了——

    “我……我们恳求为您服务,伟大的大人。请您发发慈悲,饶恕我们那些愚蠢的无礼举动,让我们奉献忠诚来为那些愚行赎罪。我们是您的下仆,卑贱的我们愿意为您奉献一切也在所不辞。”

    跪伏在地面,额头紧贴着冰冷的地面,为恐惧惊惶所支配的躯壳被求生的玉望驱动着榨出乞求的语句,祈望着能够从暴虐利爪的缝隙中找出一线生存的可能。

    “……太没诚意了。”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