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豪婿临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废物就是废物|(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韩英懵了,不明所以的看向秦立:“我骂这个废物你还不高兴了?”

    谁知韩英这句话说出来,楚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既然秦立进了这个家,就是我们家的人,你一天天的废物废物,你把秦立当做一家人看过没!”

    韩英不说话了,她也知道,秦立哑巴没有公司愿意要,就是因为如此,她才每每看秦立不顺眼。

    时间长了,天天废物的喊着。

    说来她自己不觉得,今天被楚经挑明,韩英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这个词。

    “谁让他没出息!要是有出息,我还至于叫他……”

    “没出息?今天要不是他,我这合同能签?要不是他,我楚经就得吃牢饭!”

    啪的一声,楚经把文件摔在桌子上!

    韩英愣了,一旁本冷眼旁观的楚清音也愕然看过去。

    什么意思?

    楚经大吼一声,好像心里憋得气出去了,这才坐下来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来。

    听到程文无中生有的时候,韩英瞬间爆发:“什么?程文那王八羔子算计你!”

    楚经没理会韩英,而是继续道那冯总如何威胁他交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那冯总真不是个东西!”韩英气的脸色发红,才突然疑惑,“他们都要走了,你又怎么签的合同?”

    楚清音也听得一股怒气上涌,同样疑惑这里。

    楚经道:“就是这个时候,来了一个人。”

    将后面的事情给讲完,韩英和楚清音都愕然的看向秦立。

    局长亲自上门,要秦立看病?

    甚至还要亲自接秦立去他家里?

    刘书记还送给秦立一个医馆?

    这……

    “说吧。”楚经瞪了秦立一眼,秦立无奈只好娓娓道来。

    将一开始给刘婉治好了疙瘩,去了医院,治疗期父亲,又治疗刘书记一家人。

    “岳父在古玩街看到我和刘书记的时候,就是刘书记带我看医馆的日子。”

    秦立苦笑:“您跟我说找工作的时候,我本来想告诉您,但是您没给我机会啊。”

    楚经想了想也是,当时秦立确实想要说什么,他和韩英都以为秦立是懒得动,没想到竟然是为此!

    “所以,我……我这是冤枉你了?”韩英震惊的看着秦立。

    其内心不断地从愕然,震惊到恍然大悟,到心中带了一丝羞愧。

    此刻的韩英看着秦立怎么看怎么顺眼,楚清音此刻也满脸的震惊。

    之前她听秦立说,还以为秦立骗她。

    甚至还和谭子衿一起试探他,而现在,父亲都因为秦立的原因,与死神擦肩而过!

    秦立苦笑:“还有清音要被辞退的事情,我之前和清音说过,让她回头就去我那边,我医馆对面就是个大店铺,原本打算这两天带清音过去看看,直接买下来给清音做护肤品。”

    “什么?女儿?你早就知道秦立的事情,你怎么不给你妈说啊!”韩英紧皱眉头,“你是天天想着你妈替你难受是吧!”

    楚清音满脸苦涩,她也是今天才确定,秦立说的是真的!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用给清音担心了。”楚经看了眼秦立,突然大松一口气。

    既然女婿有本事了,那女儿那边铁定不用担心,他也放心了。

    “今天合同的事情,多亏了你,我这边还要忙公司的事情,散了吧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

    楚经挥手叫散,但眼睛还是忍不住的往秦立身上看。“医馆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我打算明天就开张。”秦立说着,“顺便给你问问对面店铺的事情。”

    楚清音眼神复杂的盯着秦立,良久才道:“子衿让我去拿那两块玉石,说雕刻好了。她还让我转告你,子衿的父亲想要见见你。”

    “你今天要是没事儿,就过去吧。”

    秦立点头:“那成,我去开车。”

    “秦立。”

    秦立刚要转身,楚清音突然叫住他。

    “怎么了?”秦立疑惑。

    “今天谢谢你,我说,我爸的事情。”楚清音真诚道谢,她知道,要不是那个局长和秦立认识,他们楚家,说破产也不为过。

    她被辞退,楚经再破产的话,整个楚家都要完蛋!

    “楚家以前那么对你,你还帮楚家。”楚清音苦笑,“我以为,你早就对楚家恨之入骨了。”

    谁知秦立笑了笑,看着她:“当初我最艰难的时候,你帮过我不少忙,这一年以来,我因为某些事情不能开口,一年的哑巴生活,你因为我备受不少指责。”

    “说白了,楚家没有对不起我,你也没有对不起我。而我秦立,一直以来都将你当做我秦立的老婆,不然当初尽管再艰难,也不会和你结婚。”

    楚清音眼眸晃动:“那当初你为何答应?”

    “你当真不记得了?”秦立愕然,“你和我在同一所大学上学,当年我在食堂被泼了一身菜汤的时候,是你帮了我。”

    那个时候二人都在医科大学上学,秦立还是个哑巴,大学四年的哑巴生活,过的无比艰难。

    一次在食堂打饭他被人嘲笑泼菜汤,是作为校花的楚清音,上前帮了秦立。

    这点,秦立记得清清楚楚,也是为何后来楚清音找他结婚的时候,秦立内心还雀跃了一下。

    不过一年来,那雀跃的火焰早就熄灭了而已。

    楚清音愣了一下,她还真有点印象!

    不过,此刻再说什么都是废话了:“这段时间来,抱歉了。”

    尽管如此,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