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起难寻,伴你始终姚映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炮友还是情妇|(第2/2页)
👆一页 目录 👇一章
有夜风吹过,姚映夕冻的一个激灵,也终于回过神来。

    她抽回被席远辰扣住的手腕,单手环抱着自己,另一只手紧紧攥着,开口:“席先生,谢谢你。”

    姚映夕抽回手的力气大,席远辰猝不及防被她甩开。

    她站姿笔直,身后是大片灯光,脸上的戒备的神色让席远辰想起小时候养过的刺猬。

    真的和他的安安很不一样,但是不重要了,他要的也只是一个幻影。

    席远辰眯着眼睛看她,开口的声音比这阵风还冷:“我说过,我从不多管闲事,我是为了拿我想要的东西。”

    “席先生想要什么呢?”席远辰话落后的一秒,姚映夕微笑着开口:“想要我的身体还是我这个人?”

    “炮友还是包养的情妇?”

    姚映夕看着他:“您帮我很多次,如果,你要我的身体……可以,我可以给你,我想,想要跟你上床的女人应该不少,说不定还是我赚了。”

    “但是……”姚映夕话锋一转:“我希望,陪你睡了一次之后,你我之间的一切就一笔勾销。”

    席远辰的脸色从姚映夕开口说话就变的很难看,等姚映夕说完了,他反倒笑了笑:“用自己的身体感谢我?你觉得你很值钱?”

    姚映夕脸上的笑僵了僵,指甲掐进掌心里:“席先生要的不就是我的身体吗?何况,我给的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呵。”席远辰冷笑,伸手把姚映夕拉到怀里,抬手掐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下去。

    很粗暴的吻,姚映夕的口腔里很快弥漫出血腥味。

    姚映夕被席远辰推着跌进车里,他压着她,粗暴的扯开她的衬衫,恶劣的捏着她的柔软。

    姚映夕的全程是懵的,直到他的手掐着她的腰,窒息的疼痛传来,她才回过神来。

    反手打了席远辰一巴掌,姚映夕白着脸抖着手把被席远辰扯掉的衣服拿来穿上,推开车门跌跌撞撞的跑开。

    席远辰的脸阴郁的不像话,他盯着姚映夕越来越远的身影,拿出手机播了一个电话,开着车子绝尘而去。

    很快,助理阿南就到席远辰的公寓。

    “老板,这些是姚小姐的资料。”

    阿南把资料递给席远辰,席远辰接过来,眸光幽深:“她是许恒远的女儿?”

    “是的。”阿南开口:“准确的说她是姚娟的女儿。”

    “姚小姐在十岁的时候就跟她母亲搬出去住了,十二岁那年,她母亲车祸去世,去往孤儿院生活,十五岁那年,她的妹妹被许恒远的现任妻子虐待,为了照顾妹妹,她从孤儿院离开。”

    “另外,我查到……”

👆一页 目录 👇一章